乐百家lom599手机版 农业新闻 商场传中央银行业天对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行举办5000亿SLF,中央银行对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国有银行进行5000亿元SLF操作

商场传中央银行业天对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行举办5000亿SLF,中央银行对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国有银行进行5000亿元SLF操作



10月30日,中国人民银行在公开市场延续了200亿元规模的14天期正回购操作,中标利率持平于3.40%。
由于本周二、周四公开市场分别有200亿元的正回购到期,所以本周公开市场实现零投放。
实际上,此前两周央行在公开市场也是零投放,显示出在目前整体资金面基本稳定的背景下,央行通过中性对冲策略,维持资金面稳定的意图。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操作也是连续第八次进行200亿元规模14天期正回购,显示央行在公开市场操作的中性特征。从资金利率来看,维持3.40%的水平,也显示央行引导利率预期的延续。
近几日,受到月末因素、新股申购等影响,市场资金面出现小幅上扬,特别是隔夜、7天等短期限品种价格出现小幅上扬。
10月30日,隔夜、7天、14天期shibor分别上涨3.60、5.15、4.40个BP。不过,资金价格仍维持在降低水平,分别为2.5540%、3.1915%、3.7640%。显示资金面整体并无压力,而且随着月末因素减弱,对资金面的影响也会减小。
公开市场连续三周零投放的同时,9月关于央行对“五大行5000亿元SLF”的传言仍未得到有效印证。多位分析师表示,也许能从央行资产负债表中寻得一丝SLF的踪迹。
8、9月的数据差异
中国人民银行最新公布的《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显示,2014年8月、9月,“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Claims
on Other Depository
Corporations)分别显示为15455.89、21015.29亿元人民币,两者相差约5559亿元。
多位券商分析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5559亿元这一数据在一定程度上是9月中旬“央行对五大国有银行进行5000亿元SLF操作”传言的反映。
那么,这个子项目究竟指什么?
央行资产负债表是中央银行业务活动的综合体现,也是中央银行货币政策实施效果的综合反映。中央银行运用货币政策进行宏观调控,最后必将在央行资产负债表中有所体现,这为研究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和有效性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
据本报记者了解,央行广州分行较早之前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指出,“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反映中央银行对商业银行的再贷款和再贴现。再贷款和再贴现曾经是中央银行主要的货币政策工具,过去十年中,作用降低并逐渐淡出。该项目金额逐年减少。”
而多位券商分析师进一步告诉本报记者,其他存款性公司包括商业银行、财务公司等,但是财务公司体量较小,此处主要是指商业银行。而央行SLF、SLO等货币政策工具操作,以及正回购、逆回购、央票等公开市场操作,均会在“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这一子项目下有所体现。
具体如何体现呢?
据本报记者统计,今年9月,前四周央行在公开市场分别净投放70、-50、0、-110亿元,加上最后一日净回笼50亿元,整个月共回笼140亿元。央行在公开市场的整体操作偏温和,多次进行较低规模的正回购操作,最终体现在“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的规模并不大。
一个隐含SLF的指标
也正是由于公开市场规模绝对量相对并不大,所以各月份“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变动并不大。
“变动较大的月份,多是有SLF、SLO等传言,因为一次性操作规模大。”据上述券商分析师介绍,9月份比8月份增加的5559亿元,和5000亿元SLF基本相吻合。不过,这只是观察央行操作的一个窗口,可以大概了解央行货币政策工作操作的规模,但具体情况仍待央行确认。
实际上,今年1月的数据,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印证这一说法。
根据央行官网公告,今年1月,10个试点地区的人民银行分支机构向符合条件的中小金融机构提供了短期流动性支持,稳定了市场预期,促进了货币市场平稳运行,1月末常备借贷便利余额为2900亿元。
而且,实际上由于银行缴准、春节体现、新股申购等因素,央行在公开市场也投放了大量资金。
这使得“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从2013年12月的13147.90亿元大幅上升至2014年1月份的21281.18亿元。
央行官网公告称,春节后,人民银行全额收回了春节期间通过常备借贷便利提供的流动性,第一季度累计开展常备借贷便利3400亿元,期末常备借贷便利余额为0。
今年2月、3月,“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又回落至13136.94亿元、12384.02亿元的水平,并一直延续基本稳定。
“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正受到越来越多市场人士的关注。
实际上,从去年6月份“钱荒”时对工行500亿元定向放水的传言,再到今年9月对五大国有大行进行5000亿SLF操作的传言,以及10月份央行对股份行的操作是SLF、PSL或者MLF的争论,央行和相关银行都未进行任何公开回应。
某城商行资产负债部负责人介绍,银行很关注流动性,对市场资金面很敏感,货币政策工具的操作应该更具透明性。不管是SLF,还是MLF,机构更关注的是规模、利率,而“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可以大致管窥央行使用货币政策工具的粗略规模。

读懂央行资产负债表是宏观固收研究的关键

  9月16日消息,多家机构今晚证实,央行[微博]今天对五大行实施5000亿SLF操作,性质类同基础货币的投放,近似全面降准0.5个百分点。

   
央行资产负债表的资产方反映了央行资金在各类资产之间的配置情况,包括国外资产、对政府债权、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对其他金融性公司债权、对非金融性部门债权。其中,国外资产占比最高,在2012年保持在85%附近的水平,外汇占款为我国基础货币投放的主要形式。
负债方主要包括储备货币、不计入储备货币的金融公司存款、发行债券、国外负债、政府存款、自有资金和其它负债。储备货币分为货币发行和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所谓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亦即存款准备金,又可分为法定与超额,超准率是衡量市场流动性的主要指标。

  今天收盘后,市场传央行当天对五大行进行5000亿SLF,相当于一次全面降准的规模。“今晚国泰君安、国信等数家机构证实传闻属实。”

    央行货币政策工具梳理

  国泰君安银行业首席分析师邱冠华称,经了解及判断后,情况基本属实。邱冠华分析央行政策动机为:1.对冲存款偏离度管理的影响,防止人造钱荒;2.经济较差,在不降准不降息前提下,可能变相做点事。

   
央行货币政策工具包括公开市场操作、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再贴现与再贷款政策三大货币政策工具、以及2013年后创立的创新型货币政策工具。

  5000亿SLF具体操作细节是,央行将在最近两天分别向五大行每家做1000亿的SLF,期限为3个月,性质类同基础货币的投放,近似降准0.5%,货币政策短期宽松常态化。

    公开市场操作的主要工具是央票和回购交易。

  中国人民银行于2013年初创设了常备借贷便利(StandingLendingFacility,SLF)。常备借贷便利是中国人民银行正常的流动性供给渠道,主要功能是满足金融机构期限较长的大额流动性需求。对象主要为政策性银行和全国性商业银行。期限为1-3个月。利率水平根据货币政策调控、引导市场利率的需要等综合确定。常备借贷便利以抵押方式发放,合格抵押品包括高信用评级的债券类资产及优质信贷资产等。

   
央票发行曾是外汇占款的主要对冲工具。央票发行则回笼货币,“债券发行”科目余额增加,“储备货币”余额降低;央票到期,货币投放,“债券发行”科目余额降低,“储备货币”科目上升。

  国际经验看,中央银行通常综合运用常备借贷便利和公开市场操作两大类货币政策工具管理流动性。常备借贷便利的主要特点:一是由金融机构主动发起,金融机构可根据自身流动性需求申请常备借贷便利;二是常备借贷便利是中央银行与金融机构“一对一”交易,针对性强。三是常备借贷便利的交易对手覆盖面广,通常覆盖存款金融机构。

   
外汇占款下降时代,创新工具频出。2014年5月,外汇占款达到历史新高的27.3万亿,并自此“由盛转衰”,央行基础货币投放开始遭遇更大挑战。由于SLO和SLF的期限皆较短,难以满足外汇占款下降时代基础货币投放需求。2014年4月,央行创设抵押补充贷款(PSL)为开发性金融支持棚改提供长期稳定、成本适当的资金来源。当年9月,央行创设MLF来作为中长期基础货币投放的主要工具。此外,15年多次降准以维持广义货币的稳健增长。

图片 1

   
2013年以来,央行创设了一系列创新型的货币政策工具,包括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SLO)、常备借贷便利(SLF)、中期借贷便利(MLF)以及抵押补充贷款(PSL)。货币当局开展SLF、MLF、PSL操作,央行资产方“对其他存款公司债权”增加,负债方储备货币增加,当政策工具到期时,两科目余额均降低。

  新浪财经注:

   
央行再贷款、再贴现、逆回购、以及各类创新性货币政策工具操作余额均体现在央行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上。近年来,央行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增长较快,已经成为新形势下基础货币供应的主要方式。截至2017年7月末,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规模达9.1万亿元。

  货币政策是指中央银行为实现其特定的经济目标而采用的各种控制和调节货币供应量或信用量的方针和措施的总称。

    风险提示:经济下行超预期导致银行业资产质量大幅恶化。

  中国央行于2013年初创设了常备借贷便利,自2013年6月开始实施操作。自此,央行的货币政策工具又增加了一项。

  央行的货币政策工具包括:

  一、公开市场业务:中央银行公开买卖债券等的业务活动即为中央银行的公开市场业务。1999年以来,公开市场操作已成为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日常操作的重要工具,对于调控货币供应量、调节商业银行流动性水平、引导货币市场利率走势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二、存款准备金: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是指存款货币银行按法律规定存放在中央银行的存款与其吸收存款的比率。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政策的真实效用体现在它对存款货币银行的信用扩张能力、对货币乘数的调节。由于存款货币银行的信用扩张能力与中央银行投放的基础货币存在乘数关系,而乘数的大小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成反比。因此,若中央银行采取紧缩政策,中央银行提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则限制了存款货币银行的信用扩张能力,降低了货币乘数,最终起到收缩货币供应量和信贷量的效果,反之亦然。

  三、中央银行贷款:中央银行贷款指中央银行对金融机构的贷款,简称再贷款,是中央银行调控基础货币的渠道之一。中央银行通过适时调整再贷款的总量及利率,吞吐基础货币,促进实现货币信贷总量调控目标,合理引导资金流向和信贷投向。

  再贴现是中央银行对金融机构持有的未到期已贴现商业汇票予以贴现的行为。在我国,中央银行通过适时调整再贴现总量及利率,明确再贴现票据选择,达到吞吐基础货币和实施金融宏观调控的目的,同时发挥调整信贷结构的功能。

  四、利率政策:利率政策是我国货币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货币政策实施的主要手段之一。中国人民银行根据货币政策实施的需要,适时的运用利率工具,对利率水平和利率结构进行调整,进而影响社会资金供求状况,实现货币政策的既定目标。

  目前,中国人民银行采用的利率工具主要有:1、调整中央银行基准利率,包括:再贷款利率,指中国人民银行向金融机构发放再贷款所采用的
利率;再贴现利率,指金融机构将所持有的已贴现票据向中国人民银行办理再贴现所采用的利率;存款准备金利率,指中国人民银行对金融机构交存的法定存款准备
金支付的利率;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指中央银行对金融机构交存的准备金中超过法定存款准备金水平的部分支付的利率。2、调整金融机构法定存贷款利率。3、
制定金融机构存贷款利率的浮动范围。4、制定相关政策对各类利率结构和档次进行调整等。

  五、常备借贷便利:借鉴国际经验,中国人民银行于2013年初创设了常备借贷便利(StandingLendingFacility,SLF)。常备借贷便利是中国人民银行正常的流动性供给渠道,主要功能是满足金融机构期限较长的大额流动性需求。对象主要为政策性银行和全国性商业银行。期限为1-3个月。利率水平根据货币政策调控、引导市场利率的需要等综合确定。常备借贷便利以抵押方式发放,合格抵押品包括高信用评级的债券类资产及优质信贷资产等。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